一杯清水因滴入一滴污水而變污濁,

一杯污水卻不會因一滴清水的存在而變清澈。


如果你可以選擇,你要成為哪一種?!

入佛教如來宗前,我可能就隨波逐流,過著同流合汙的生活!

入佛教如來宗後,遇見 妙禪師父還原我清靜的本來面目!

能夠明瞭生命的真相,而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深層問題,從究竟的根本問題著手,

如果你只是一滴清水,就如上所述,無法幫助汙水清澈

如果願作為明礬,汙水變可以還原清淨!

妙禪師父還原我們本來清淨安定自在的心  

不難,只要願意相信照做,感恩 妙禪師父 我也能成為明礬!!


最近聽到陳妍希的新專輯,其實從他還不是"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裡的女神以前

就注意過他囉~  當時還是個小配角

看過他以前寫的詩 方向(現在有機會紅了 出專輯唱成了歌)

不禁感嘆,如果人不知道所謂何來 當然沒有方向

歌曲:陳妍希-方向

人 到底為何而來

又 為何總是離開

是否 只能看見一個方向 往前走

一生 有很多的路口

選擇 有很多的理由 

有時 很多事情不是努力 就有用

當所有最重要的 都變成不重要的

忙忙碌碌究竟為了甚麼

我們緊緊相擁 卻始終要放手 不知在堅持甚麼

如果用盡力氣還是沒有用 就慢慢的沉默

還在猶豫甚麼 到底該往哪走 不知掙扎了多久

得到一切卻失去最初感動 恨不能再回頭

當所有最重要的 都變成不重要的

 

忙忙碌碌究竟為了甚麼

我們緊緊相擁 卻始終要放手 不知在堅持甚麼

如果用盡力氣還是沒有用 就慢慢的沉默

還在猶豫甚麼 到底該往哪走 不知掙扎了多久

得到一切卻失去最初感動 恨不能再回頭

 

你有你的天空 我有我的遼闊 發誓為彼此加油

如果某天能學會珍惜擁有 就讓淚往下流


 

很感恩 我有大成就的明師 妙禪師父 我知道人生的方向,知道人生不是為了忙忙碌碌而來

而是像明師 妙禪師父一樣 像 耶穌基督一樣 告訴世人 究竟真理,讓大家明白,神愛世人 是真的!

上帝真主如來如實的與我們同在!只要跟隨著大成就明師 就是道 就是路!就能見到天父!

就能回到天父的家! 平安喜樂 心靜自在 不是空談

曾經我們因為無力無助而淚流 現在不用再傷心哭泣了!

 

以前聽朋友抱怨訴苦,我只能說 加油加油!  這樣的字詞 只能傳達言語上的支持,

對於他們的問題,幫助可能不大,可是 妙禪師父讓我不一樣了,

我能有堅定的心,不是催眠自己,而是真正的擁有自信與勇氣!

有一天,我參加禪行分享會,聽見了柯博文師兄的心得分享,(詳全文於此)

重度魚鱗癬症轉為最輕

30年來無法流汗,半年後竟能出汗

即使我還沒入到 師父門下,我都覺得非常的愉快,因為我不再需要擔心爸媽的身體了

醫生說我的病症現在是屬於最輕微的

曾經我覺得,我被上帝遺忘了!

我姊姊和姊夫 總是用著他們的堅強和淚水,在過生活

我要直接的告訴今天來到這裡的新朋友們,能來 妙禪師父的座下會是你生命中最幸福的事;這個幸福不是下一站,更不在遙遠的未來。而是就在你願意來到 妙禪師父座下的那一個剎那。

我來到 師父的座下,已經超過五年半了。在還沒來到 師父座下的過去日子裡,生命對我來講其實只是一種……痛。妳們可以很明顯的看到我的皮膚狀況和一般人不太一樣,我的病症學名叫魚鱗癬症,是一種皮膚基因的缺陷,就像癌細胞一樣,一般人不發作,而我約在兩三歲左右發了這個病,而且是最嚴重的全身性,剛發病時,我可說是從西醫看到中醫,又從中醫看到密醫,密醫看到……沒醫。

而這樣的日子約過了十年,直到我十歲那年,當時新聞上出現了一個名為張四妹的女子,妳們可以去google她的資料。她是一位馬來西亞華僑,和我一樣有著嚴重的全身性魚鱗癬症,那時我身上的皮膚呈現一種完全角質的狀況,就像一層硬殼一樣,而我被綑在那層殼裡,完全無法動彈,連基本的關節活動都不行。可是,並不是不能動,躺在那就沒事了,我身上的皮膚無時無刻都在龜裂,龜裂的傷口就像千百道小刀割裂的傷口一樣,不斷的滲出血來;記得在我十歲以前,穿過的衣服沒有一件是不沾血的,有時甚至我一覺醒來,會發現我的身體黏在床板上,黏在被單上,因為那些龜裂的傷口所流出的血把我黏在了那床板上、被單上。

再說到我的姊姊;她現在是精舍裡的小琳老師。可是在過去未來到 師父的座下之前,雖然她在一般人眼中是一個職場順利的女子。可是我總擔心著她太過於堅強。堅強?也許有人認為那很好,可是事實上那是用眼淚,用傷痕,用了多少的強忍才換取的。在那些業力不斷引爆的日子裡,我和我的姊姊小琳老師,都不斷的一再告訴自己,我們夠堅強。

  但有一天,我發現到她不再需要堅強了。因為,我的姊姊她入到了 師父的門下,那約是在六年半前。我發現她從堅強的面對,轉成了自在的心情。也在她入門後,便接引了我們的父母親,我的父親;剛剛說到,他中風過兩次,可是在他入門後,現在沒有任何人會覺得他是曾經中風過的。而我的母親,她現在依然是一個非常喜歡到處亂跑,參加社團活動的歐巴尚。當時;即使我還沒入到 師父門下,我都覺得非常的愉快,因為我不再需要擔心爸媽的身體了,這種不擔心,我相信那不是任何人用任何的才華或能力、金錢可以去換取的。所以在那時候我便已相信了我姊常說的一句話:她的師父會把弟子的家人都保護得好好的。

只是更讓我讚嘆不已的還在後頭,這一天,我不論在任何時候想起我都會很感動,那天;我姊小琳老師說:今天 師父要來到我們家度化我的二姊;這句話讓我心情萬分複雜,甚至有點為難,因為 師父在當時的我心中,我認為我對他是有著一分虧欠的,他給了我父母親健康,給了我姊小琳老師自在快樂。我知道我虧欠著這位師父,可是我的心中卻又存著一種奇怪的想法,因為我的病症關係;從小到大總是飽受著異樣眼光。不論是同情或排斥,對我而言都是相同的異樣眼光,而當你對我投下異樣眼光的同時,我已將你的身分,學識,都拋到了一旁,我會用相同的鄙視看你,不論你是誰,我會認為你們的程度都是一種相同的階級。那天我好怕 師父看到我的第一眼會是什麼眼光?如果是異樣的?我該怎麼去看這個給了我父母健康,姊姊自在的人呢?

  但我多疑了,因為在打開門的那一剎那,我發現世上竟然有一位未曾見過,可卻對我投以正常眼光的人。而讓我更加感動的是,在度完我的二姊之後, 師父開口要我來到精舍禪修。這件事很奇怪嗎?是的,因為我的長相與一般人不同,一個道場、精舍,難道沒有一點商業成分嗎?我去了,萬一嚇跑個十個八個,你會不會得不償失?

  然,這是凡人眼中的思考。 師父還是很堅定的告訴我一定要來。來到 師父的座下,記得第一天,我請示了 師父一句話,我說:外面的出家山頭說有七種人不能出家,這表示這七種人不能真正的修行,而我正好是這七種人的其中之一,身上有著疑難雜症的人。可 師父告訴我的話和現在告訴每個新同修的話是一樣的,他說你來這和我一樣,明心見性,利益十方眾生。這句話聽起來好像沒什麼,可是我們仔細的去回想,從小到大,哪個師父,老師,甚至是路旁小小道壇裡的乩童。他們有誰告訴我們我們只要照著做,就可以和他一樣呢?

  於是,我照著 師父所教予的方法做,做那四件事,做那腹部呼吸,過了將近半年,有天突然發現,我可以流汗了。在當時,我根本對流汗這件事完全沒有感覺,因為那不在我的記憶裡已經很久了。

  可以流汗後,我的皮膚狀況不斷的在改善,有天我突然驚覺,我應該回去長庚醫院看病,為什麼要回去看病呢?其實我已經二十多年沒有回診了。因為我想辦個殘障手冊,那需要醫生證明。其實在過去的日子裡,我是可以辦殘障手冊的,可我一直沒去辦,因為我認為那是一種貼標籤。可是當你可以像正常人那樣生活的時候,你會發現其實那個福利還不錯。當然,我是無法辦理了。因為醫生說我的病症現在是屬於最輕微的,可你還記得嗎?我剛剛說我的病是那個最嚴重被電視新聞採訪的奇人異事。

而這個醫生呢?當他看到我時,他非常的驚訝,他要我趕快回來就診,他可以給我完全免醫療費,還給了我很多保濕性的藥膏和維他命A酸,我想在座的女性應該都知道A酸是幹嘛的?是化妝品裡的保養材料。我想奇怪了,他怎麼對我這麼好呢?後來我才發現,他的桌上多了一個獎座。因為,當初在那與我一起看病的張四妹女士(穿山甲人張四妹),她雖然這二十幾年來都沒有停止醫療,可是卻已經走向了皮膚癌的狀況,因為一個無法痊癒的傷口就是癌症的起源。所以這位醫生要告訴世人他不是只有個醫壞的張四妹,他還有個醫好的柯博文。

  只是他怎知這個世上有明師跟沒有明師的差別呢?一樣吃藥看一生,為什麼有人痊癒,有人往生。

  我還是相信,人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但那必須是在對的路出現時你懂得選擇,一條沒有風險,一條只有幸福的道路,就在眼前,幸福不必再用堅強去換取了,幸福也不在期待裡的下一站,幸福就在你來到 妙禪師父座下的那一秒鐘開始。

  感恩 妙禪師父 感恩老師

  博文合十


 

今天google張四妹的新聞,天哪! 真的很辛苦,第一次見到柯博文師兄,

他的臉是紅通通的,凡走過必留下屑屑(皮屑) 因為不斷脫皮,

而他以前面對眾人眼光總是非常的不自在,他覺得無論你是排斥還是同情對他來說都是異樣眼光!

因此他也沒有辦法上學,可是就在他真的願意依教奉行照著 妙禪師父的方法,

現在的他已經展開笑顏,常常跟我們講些五四三的玩笑話,跟張四妹相比,太感恩 妙禪師父了

有明師 妙禪師父真好!

附上一張 妙禪師父照片!常常看著 妙禪師父法喜慈悲的笑容 我的心就無比的清靜安定!

佛教如來宗如來正法班妙禪師父照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拉OK社 的頭像
卡拉OK社

歌王歌后來逗陣

卡拉OK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